当前位置:首页 > 精品鉴赏
《千里江山图》 值得你排队去膜拜
时间:2018-01-23 700

      两年前,十年一现的《清明上河图》曾引发“故宫跑”和大众自带板凳干粮排队6小时一睹名画风采的盛况。今年9月15日至12月14日,“千里江山——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”将在故宫亮相,86件文物中最令人期待的莫过于被誉为“900年来青绿山水画第一神品”的《千里江山图》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,一卷中国山水画徐徐揭开,惊艳世界,而这幅图卷正是《千里江山图》。均诞生于宋徽宗政宣年间且同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,长1191.5厘米、神州大好河山缩影的《千里江山图》,似乎大众知名度远不如长528.7厘米、汴京俗世繁华写照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流传近千年,《千里江山图》好在哪里?有什么故事?普通人要怎么去欣赏?就此,记者采访了美术史专家郭长虹,在他看来,“《清明上河图》体现的综合成就最高,《千里江山图》代表了青绿山水领域内的最高水准,它公开展出次数屈指可数,一般人很难看到真迹全卷,这次能一睹《千里江山图》风采的机会很难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题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《千里江山图》


18岁少年的惊世之作

       一般人对中国山水画的印象可能就是素雅的水墨山水,郭长虹介绍说:“除了王维那种简淡风格的水墨山水,还有富丽堂皇的青绿山水,青绿山水是中国山水画的重要门类,以矿物质石青、石绿为主色,又分大青绿、小青绿。从唐代大小李将军(画家李思训、李昭道父子)到南宋二赵(赵伯驹、赵伯骕)再到明代仇英,均擅青绿山水。这次故宫的青绿山水特展从学术上说,系统梳理了中国古代青绿山水画的发展脉络,同时有助于大众更全面地理解山水画的概念以及中国艺术精神。”郭长虹表示,中国山水画在五代以后成熟,宋代达到高度成就,《千里江山图》继承和发展了唐代青绿山水画的技法,用笔精细,构图巧妙,兼具古意与创新,融合实景与想象,为历代书画家所称道,元代著名书法家溥光就在卷后题跋中大赞“在古今丹青小景中,自可独步千载,殆众星之孤月耳”,“可以说,《千里江山图》代表了青绿山水领域内的最高水准。”

      画出这幅青绿山水No.1的人叫王希孟,遗憾的是,就像《清明上河图》作者张择端一样,王希孟的有关历史记述也极其简短,生平亦无从考证,《千里江山图》是他的唯一传世画作。郭长虹介绍说,后世关于王希孟的了解,都是来自宋徽宗在政和三年(公元1113年)闰四月八日把《千里江山图》赐给蔡京后蔡京在画上题的跋,“当年宋徽宗创办了一所美术学校画学,王希孟是这里的学生,这里的尖子生可进入翰林图画院,而王希孟被分配去了文书库。不过王希孟频频作画进献,引起宋徽宗关注,觉得孺子可教,就亲自指点教授。不到半年,18岁的王希孟就画出了《千里江山图》献给宋徽宗。宋徽宗看了很高兴,就赏赐给了蔡京。”

      18岁的少年成就如此辉煌巨作,这在中国绘画史上很少见,除了天赋异禀,好像没有更好的解释,再加上他二十来岁就早逝,因此给后人留下天生异相、天妒英才等许多想象附会空间,譬如,有人揣测,王希孟是因为画《千里江山图》太过呕心沥血而伤身,因此早逝;有人以清代善本《北宋名画臻录》记载为依据称:王希孟少有异相,生时有瑞鹤东来,人皆言其有大贵。他聪颖博学,善诗文,通音律,工书画,犹善剑术。10岁被召至宫中,宋徽宗亲授画技,艺精进,工山水。政和三年呈《千里江山图》,龙心大悦,时年仅十八。后因恶时风,多有谏言却无果,于是成画《千里饿殍图》。结果惹怒徽宗被赐死,时年不足二十。此外还称,赐死之际,王希孟恳请看一眼《千里江山图》,徽宗答应了,不过当夜,王希孟就不知所踪……对于这种王希孟因忧国忧民而逆龙鳞被杀的说法是否靠谱,郭长虹表示:“无所谓靠谱不靠谱,孤证难立。”

构图精妙 咫尺间尽收天下风光,虽然不像《富春山居图》那样曾因被焚而断为两截,但是《千里江山图》也是辗转流传,先是从蔡京手里回到南宋内府,曾流落金国,元代时被和尚李溥光收藏;清初为藏书家梁清标所得,后入乾隆内府;曾被溥仪偷运出宫,最终收归国家,藏于故宫。《千里江山图》是绢本画,保存殊为不易,画卷上的石青石绿是矿物质颜料,颜色很厚,历经近千年十分脆弱,一旦开卷极易剥落,这也是它很少公开展示的原因。最近一次是2013年在“故宫藏历代书画展”第六期展览中全卷展示过。将于明天开展的“千里江山——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”中,《千里江山图》预计在10月30日前后换为乾隆宫廷画师王炳的摹本代展。需要注意的是,此次展览允许不开闪光灯拍照,故宫也已做好排队预案,甚至准备好了方便面。
       这幅画好在哪儿?郭长虹表示,首先要站在时代坐标里来看,“可能有人觉得仇英的青绿山水更好看,但是《千里江山图》诞生在宋代,不能脱离时代背景来比较。《千里江山图》主体用石青石绿,淡色渲染高空和水面,山脚和半空露出绢本色,以略带俯视的角度在一幅完整的绢幅上横向展开,全景式展现千里江山之辽阔壮美,气势宏大,景象开阔,色彩绚丽。画作充分利用了传统中国画中的三远——高远、平远、深远等多种构图方式,令画中山峦江河的景致跌宕起伏,极富韵律感。”最值得称道的就是构图,画面中,层峦叠嶂的山峰绵延起伏,烟波浩渺的水面横无际涯,各段山水既可局部独立成画又气韵贯通彼此关联,巧妙地体现了“景随步移”的艺术效果,其间点缀山村野渡、竹篱茅舍、庄园寺观、水榭楼台,道路相通,人物虽小如蚂蚁,但姿态分明……画中景物繁多却不杂乱,疏密错落有致,“南北朝时的宗炳曾说山恐难遍睹,唯当澄怀观道,卧以游之,文人雅士喜欢把玩山水画来实现卧游,古代的画作都是文人案头把玩欣赏的,这幅近12米长的《千里江山图》就仿佛祖国大好河山的微缩景观图,即便现代人出游比古人方便了很多,但是面对这幅画仍然会惊叹,仿佛在咫尺之间就将天下山水尽收眼底。”另外,别以为画面背景模糊,其实非常有层次,如果仔细看,会发现水波因坡度不同而有变化,水面上不同船只的吃水量也有区别,甚至一棵树的叶子都有明暗变化……

除了主打的《千里江山图》,此次亮相特展的还有展子虔的《游春图》、赵伯驹的《江山秋色图》、赵伯骕的《万松金阙图》等难得一见的珍品,以及胡廷晖的《春山泛艇图》、佚名的《东山丝竹图》、文徵明的《惠山茶会图》、仇英的《玉洞仙源图》等名家佳作。据悉,已有国外观光团组团申请来故宫参观。



分享到: